新闻中心

终于等到你,还好我没放弃,微商转正了!

2020-7-26

“7年!终于等到你!微商终于得到国家层面的认可了。”思埠集团创始人吴召国的一则朋友圈消息,或许代表了所有微商从业者的心声。

今日(7月15日),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的文件。其中明确指出“支持微商电商、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、分时就业”。由此,也传递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:微商、直播从业者“转正”了。

微信直播电商平台

▍截自发改委网站

为微商“正名”

所谓的微商,是指通过微信这个渠道进行商品/服务的展示、销售,同时也指所有从事这个行业的从业者。也就是说,微商既是指一个行业,同时也表示这个行业里面的人。

微商诞生于2013年,是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和微信平台的快速发展而诞生的新兴行业。从最开始没有正规商业模式的朋友圈刷屏卖货开始,2014年,微商诞生了多层级的代理模式和第一个百亿微商品牌:思埠集团,并由此开启了微商面膜的元年;2015年,微商迎来至暗时刻,全国多地区公安部严厉打击微商传销、朋友圈造假等不规范行为。

2016年,随着新《广告法》的出台,微商行业加速规范;随后,蒙牛、哇哈哈、恒安、达利、南京同仁堂、云南白药等大品牌的入局,开启了微商企业化、企业微商化的时代;2019年《电子商务法》正式实施,微商、网上交易等各种商事交易关系有了法律依据,微商从业者需要办理个体户营业执照,办理公司营业执照等。

可以说,从最开始的野蛮生长到后来的监管加强,微商也开始逐步走向正规化。而一直以来,外界对微商的印象,依旧是“与传销类似”“产品质量没有保证”“投诉无门”等。可以说,如今从国家层面对微商行业公开支持,可谓是为微商行业进行了“正名”。

不少从事微商的化妆品品牌和代理商均表示,“终于扬眉吐气了,不怕再低人一等了。”而思埠集团创始人吴召国则更是在朋友圈发文称,“7年!终于等到你!微商终于得到国家层面的认可了,被鄙视了7年,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,我很庆幸没放弃。”其激动之情也溢于言表。

微信直播电商平台

▍吴召国朋友圈

微商与直播的化学反应

《意见》指出,“支持微商电商、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、分时就业。”事实上,将微商与直播划为同一类的新业态,实则也表明了,二者存在的一定的关联。

在直播带货刚兴起时,就有行业人士表示,“直播很适合微商的销售场景。”该人士认为,微商是以图文的形式在卖货,而直播则是进一步升华了这种形式。不过,在直播大浪扑面而来时,依旧沉浸在图文发圈的微商们并没有立刻觉醒,但是也明显感受到了朋友圈的流量枯竭,购买力到达了瓶颈期,典型就是在2019年,微商的声量开始有所下滑。

然而,随着张庭等微商界的代表人物,开始纷纷转至直播平台时,微商与直播的化学反应才更加明了。

今年6月10日,微商品牌TST庭秘密的创始人张庭首次进军抖音,在当晚直播的5小时内,积累了1923万人次观看,收获音浪268万,首战销售额高达2.56亿。众所周知,TST庭秘密是张庭夫妇创立的微商品牌,达尔威是其母公司,曾在2018年度因缴税总额高达21亿被外界普遍关注。

微信直播电商平台

此外,另一典型案例则是在2014年创办了CBB团队的快手主播初瑞雪(快手主播辛有志的妻子),其团队人数多达80万人。她创办CBB时,正是微商大火的时候,彼时“厂商供货、免费代理、质优价低、品质保障、无需经验、只需一部手机、在家全职兼职都能做”的口号日常响彻朋友圈,微商之风盛行。与此同时,初瑞雪还是ZUZU品牌的全国总代理,被外界成为“微商女皇”。后来,由于被央视点名涉嫌传销,初瑞雪开始入驻快手,并直接把微商的模式搬到了直播电商。

由此可见,直播的兴起实则也为微商的发展创造了新土壤。一位从事某化妆品微商品牌的代理商告诉青眼,她的团队中也有人在通过直播在卖货。“白天经营微商业务,晚上在直播间卖货,两不耽误。”她笑言。

或将纳入监管范畴

国家对微商与直播电商发展的支持,与其所带来的经济效应不无关系。譬如,微商行业早在2016年创造的就业人口已经突破2000万人,流水突破5000亿;直播行业亦是如此,有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,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。

据人社部称,在商品市场领域,随着短视频、直播带货等网络营销行业的兴起,覆盖用户规模达到8亿以上,互联网营销从业人员数量以每月8.8%的速度迅速增长,大量中小微企业也因网络直销方式激发出了活力,直接带来的成交额达千亿元。

因此,微商、直播对于增加就业、活跃经济,有着重要的意义,同时也符合“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”的国家发展战略。

虽然,在上述《意见》出台之后,微商和直播势必会迎来全新的发展机会。但是,这两种商业模式所存在的问题也非常明显,如虚假宣传、售后服务不佳、虚假数据、泡沫流量等。“既然是国家点名支持的行业,将来一定会有相应的配套文件进行监管。”多位行业人士均持一致的看法。事实上,今年6月,中国商业联合会、浙江省网商协会也先后发布了《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》团体标准征求意见稿(下称标准意见稿)和《直播电子商务服务规范(征求意见稿)》的直播电商行业团体标准,以促进规范直播行业的发展。

此外,从《意见》中“上述工作将由国家发展改革委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、人民银行、市场监管总局、国家统计局、银保监会按职责分工负责”来看,微商、直播电商在被政府部门“去污名化”的同时,或也将会被纳入监管范畴。


微信直播电商平台 土播鼠